电影暑期档刚刚预热,被粉丝唤作“小太阳”的钟汉良实现了大银幕上的“霸屏”,近半个月内有三部电影接连上映,就差推出个“钟汉良套票”。

过了不惑之年的钟汉良,其实一直是跨时代的少女心“收割机”,从2004年主演电视剧《逆水寒》《四大名捕》再度走红以来,他好像总能在两三年内制造一个“小高潮”,近两年因为热播剧《最美的时光》《何以笙箫默》的“霸道总裁”形象又收获“迷妹”无数。

#钟汉良#我其实很淘气-萌草酱

作为演艺圈多栖艺人,钟汉良打趣说,自己的粉丝可能只喜欢唱歌,完全不了解演戏方面,早年的他作为歌手走红台湾,现在的他虽然电影档期“扎堆”,但依然没有放下歌唱事业,进行着各地巡演。异常忙碌的钟汉良似乎真的是“小太阳”。在6月30日在上海举行的《赏金猎人》电影见面会现场,他活力满满地以幽默的开场白与粉丝互动,迷妹们人手一个向日葵大呼口号“钟爱一生”,他呼麦回应并对一个疯狂表白粉丝送上了自己的隔空拥抱,极会调动现场氛围的他完全抢过了主持人的工作,将见面会完全变成了演唱会现场,工作人员不得不调动大量保安维护秩序。
射手座“小哇”钟汉良称自己是尝试型和冒险型的演员,《三人行》《赏金猎人》《惊天大逆转》都是他以往没有挑战过的角色,与电视剧里“霸道总裁”形象相去甚远。

#钟汉良#我其实很淘气-萌草酱

《惊天大逆转》剧照#钟汉良#我其实很淘气-萌草酱《三人行》剧照


在映的《三人行》虽然未必令杜琪峰和银河映像的拥趸们满意,但是钟汉良怪诞的匪徒角色获得影迷和媒体的一致好评。这个既是犯人又是病人的角色时而发病癫痫,时而怪异地说着大量值得玩味的台词,在钟汉良看来这是导演的哲学与价值观的体现。
《赏金猎人》里的钟汉良第一次尝试夸张造型,栗黄头发配上多彩的服装,说着一口“港普”,承包了贯穿全片的笑点。《惊天大逆转》里的他又成了精神分裂者,全程以面具示人的杀人狂魔,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近乎疯狂的恐怖举动。
外界说他选角开始“剑走偏锋”了,而从小看卫斯理推理小说的钟汉良倒是认为这些“怪”角色不足为奇,是每个人身体的一部分、人的另一面,这是他最想去尝试的部分。
【对话】
中韩合拍,文化与语言差异是喜剧的主要障碍


澎湃新闻:暑期上映的三部电影中,自己最喜欢的是哪一部?

钟汉良:都喜欢,因为是自己喜欢那些角色才会参与电影的演出。像《赏金猎人》是比较喜剧的风格,《三人行》是杜导演的风格,《惊天大逆转》是另一种比较“没见过”的怪角色。

澎湃新闻:眼下最新上映的这部《赏金猎人》里面,阿Yo这个角色和其他两部电影相比,哪个地方最吸引人?

钟汉良:阿Yo是一个你看到就想笑的角色,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好笑的事情,不是那么刻意,是有一些“天然萌”,当然是因为电影剧本写得本身很有趣,韩国导演申太罗有很多自己的喜剧的想法,当你跟他聊上了之后,你就会发现,虽然我们有文化差异,但是好笑的东西,大家都会“哈哈哈”地大笑起来。所以很多东西通过跟他的讨论,在原本剧本的基础上,会蹦出很多很好笑的点子、桥段和画面等等,有时你会看到一个“自然而然”幽默的阿Yo。

#钟汉良#我其实很淘气-萌草酱

钟汉良是《赏金猎人》的搞笑担当。

澎湃新闻:这三部电影里两部是中韩合拍片,但现在很多中韩合拍片不是很成功,你觉得一部成功的合拍片应该具备什么元素?

钟汉良:我知道很多中韩合拍片为什么不成功的原因,因为我见过和接触过好几个中韩合作项目,这肯定是文化差异的原因,比如在《赏金猎人》这部电影里面,我们常常会遇到这种情况,韩国人觉得好笑的东西,我们会搞不清楚他们的笑点在哪里,同样我们觉得很好笑的地方,他们也觉得没什么好笑的。所以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沟通和转换,每一场戏,每一个笑点,我们有不同的反应,都需要经过翻译不断地沟通,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

以后我还是会选一个语言沟通无障碍的戏,中韩合作之间,语言是一个挺难突破的障碍,尤其在喜剧上面,所以我已经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去完成剧本上所谓的“笑点”。拍的过程中,我们既要保留原来剧本的点子,又要转化韩国人的笑点,所以沟通和交流是我们做得最多的事,花时间让剧本变成一个两边都懂的一个笑话剧本,然后再尽力把它演出来。

#钟汉良#我其实很淘气-萌草酱

《赏金猎人》剧照

我从小到大都很有喜剧细胞

澎湃新闻:这次的表演方式对你有什么新的启发吗?

钟汉良:我意识到原来喜剧可以有很多种不同风格,除了《赏金猎人》的喜剧风格,还有很多其他的喜剧风格类型,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得到每一种,但是我只能碰到这个剧本,碰到这场戏,碰到这个导演才会变成这种喜剧风格。这部戏的风格有点像周星驰无厘头的喜剧风格,也有点像金·凯利的喜剧风格,拍完之后我们看的时候,又觉得像成龙大哥出状况的动作喜剧。

拍的时候并不会意识到自己最终的效果,所以你不会知道你下一部喜剧电影的风格是什么样子,那都是一个尝试。如果反响好,会考虑以后是不是要往这个方向发展,到时应该会好好找一个更适合自己的角色。

澎湃新闻:之前你接受采访有说过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接喜剧,《赏金猎人》里成了“搞笑”担当,是不是刚好处于要释放情绪的状态?

钟汉良:没有啊,也不完全是,有时是心情好状态好更要接喜剧,当然选角色的某个决定性原因不可能只是看我的心情。比如像《赏金猎人》是因为当时觉得好像很久没有拍喜剧了,难得有一个喜剧角色出现。可能别人会觉得喜剧不容易演,你要逗别人笑比你惹别人哭要难很多。其实我从小到大都很有喜剧细胞,我会很淘气啊、顽皮啊,比如在学校,我总是带领别人去做一些捉弄别人的事啊等等。所以,我发现自己有很多喜剧的记忆和经验。

#钟汉良#我其实很淘气-萌草酱

《赏金猎人》剧照

澎湃新闻:在电影里面“港普”是观众反映很好的喜剧元素,以后有没有想过发挥一下自己喜剧特长?

钟汉良:我不敢想啊,但是有机会释放自己某些原本有的“才能”也是不错的,不然从小到大的记忆和经验,都没地方释放,就浪费啦。其实,每次我在朋友面前也会制造一些欢乐给大家。虽然不能说因为平常淘气就一定能演好喜剧,但是演戏的时候,考虑怎么将其转换到演戏方面的问题解决了就没问题,让观众看到电影笑了,看完电影以后,偶尔想起来电影画面里的我还会觉得很好笑,那就是最值得的喜剧感觉。

澎湃新闻:那你会怎么个淘气法?

钟汉良:恶作剧啊,我总是有一些很怪的点子作弄别人,小时候看别的同学不顺眼就会“闹”别人,比如说别的同学在上课的时候,我就会准备一些道具,像旗子之类的东西,站在他上课的窗户外面吵闹,喊他的名字啊,“吧啦吧啦”……我会做一些别人看起来会很奇怪,而我又觉得很好玩的事情。长大了就没有那么淘气了,但也会跟朋友说一些好玩的事,让大家都开心起来。

#钟汉良#我其实很淘气-萌草酱

《三人行》剧照

未来希望挑战“复杂深度”的角色

澎湃新闻:《三人行》在上海国际电影节获得最受关注男主角,接下来会做一些改变或想挑战什么类型的角色?

钟汉良:接下来的工作都安排好了,我好像来不及做一些改变,以后可能会想要拍一些更“复杂”的角色,毕竟被大家肯定,会多一些人关注,现在很多角色可能是外表比较好看,以后我会考虑接一些有“深度”的角色,做一些平衡。

澎湃新闻:作为一个优质偶像,你的粉丝不离不弃黏度很高,你认为你的哪个气质能吸引他们这么多年?

钟汉良:有一些也弃了吧,只是他没告诉你罢了,他们就默默离开了。最吸引他们的气质?我待会儿出去问他们。可能都挺吸引的吧(大笑)。可能是种感觉吧,是累积很久的感情,因为我不是小鲜肉,我都演很久戏了,就像一个人你看久了不会觉得厌烦,处于家人跟朋友之间的感情,跟你相处久了也了解你了,不会那么容易抛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