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表示留俄并非初衷,希望可以回国-萌草酱

前美国情报机构雇员斯诺登批评俄罗斯(曾给予其庇护)对人权和网络自由的镇压是根本性的错误,并表示他不愿意再过流亡的生活。

身在俄罗斯的斯诺登获得了挪威的Bjornson言论自由奖,并通过电视电话接受了这一奖项。他批评俄罗斯对互联网的限制是一种政策上的错误、根本性的错误。它在俄罗斯是错的,在其他任何地方也都是错的。

在问及俄罗斯的人权问题时,斯诺登表示“令人失望,令人沮丧”,尤其是俄罗斯政府对互联网的限制问题。

“过去我对这一问题非常看重,将来也是一样。我们了解到俄罗斯政府越来越多的掌控互联网,越来越多的掌控人们所看到的东西,包括一些个人的私生活,甚至还决定一个人在向另一个表达爱意时,哪些方式是恰当的,哪些方式是不恰当的……这些从根本上来说就是错误的。”

来俄罗斯不是我的初衷

斯诺登说:“我从来都没有打算来俄罗斯,那不是我的计划”。他在前往拉丁美洲路径俄罗斯的时候,护照被美国当局注销了。

“我当时向21个国家申请了庇护,但他们全都没有回复,俄罗斯是我最后申请的几个国家中的一个。”

斯诺登于2013年5月离开了NSA,在香港向英国《卫报》披露了美国的监听计划。而离开香港前往俄罗斯则是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给的建议。

“我想他(阿桑奇)的目的是好的,他首先考虑的是我的安全,他还希望保护我手中资料的安全。但对于我来说,我对自我安全、自我保护并不在意,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现在还是自由的,我以为我会在坐牢。”

正常的生活

尽管他处在一个不同寻常的环境中,斯诺登仍然描述其生活是“正常”的生活,但同时他还表示,我情愿生活在自己的国家,流亡就是流亡。

今年7月份,白宫拒绝了原谅斯诺登的请求,称他应该回国面对其因泄露美国政府秘密的审判。

尽管斯诺登批评俄罗斯对互联网和言论自由的限制,但他仍觉得可以在俄罗斯自由表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