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朋友 2016》罗辑思维罗振宇跨年演讲文字版

文章目录[隐藏]

六、最肉麻的部分:《那些男孩教我的事》

以下是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全文,经删减和编辑:

大家好,各位时间的朋友,欢迎来到由深圳卫视、优酷直播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这是倒数第19场。

特别感谢1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我的同事告诉我,今天来到现场的有2/3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是海外。我其实知道,你们哪里是来听什么演讲的,你们无非是在时间的长河当中给自己找一个时间的标识,这是你们独特的跨年的方式。

你们仅仅拥有这种对时间的感知能力,就足以让你们比其他人更早也更清醒地跨进2017。过去的 2016 年,我们可以总结出三大“黑天鹅”事件:

3月15日,AlphaGO击败了人类最聪明的棋手李世石。

6月24日,英国举行全民公投,决定脱出欧盟,很多人完全没有料到。

11月9号,一个谁都不会相信他当选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这号称是2016年的三大黑天鹅事件。除了这些大事,我们聊聊在场所有创业者关心的那些事情。2016年最大的特点就是靴子在天空飞舞,它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很多事情真的是看不清楚,让人恍如隔世。很多人因为宏观环境不确定,感到茫然失措,但是有一类人绝对不会,那就是我们的创业者。

创业者的世界里,只有两样东西,一个叫待解决的问题,一个叫正在尝试的方法。这两个东西合起来就是一个词,叫“机会”。

咱们得重新定义一下什么叫创业者,我觉得符合三个条件都叫创业者:

只要他试图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认知,达成更新式的协作,开拓人类文明的新边疆,做一件前所未有的事。

 

所有这样的人,不管他是一个打工者,还是一个自由职业者,也不管他是为了公司在打拼,还是为了他个人在奋斗,这样的人我们都称之为叫创业者。

正如张瑞敏先生打的那个比方,什么是创业者?

“创业者就是和一架飞机同时从悬崖上掉下去,然后你有本事一边掉一边修,修好这架飞机,然后向新的方向飞去。”

 

第一只黑天鹅:“时间战场”

2016年对我来说,有一个时刻特别震撼,那一天我看到了一句话,这句话是万维钢老师说的:“以有限的时间除以无限的信息,结果是零。”

因为一个人只有24个小时,每天只有那么一点时间,可以通过手机或者 互联网 工具,去关注其他的世界,时间是一个固定的池子。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发现我抓住了2016年的第一只黑天鹅:时间是一个战场。

受到这个启发,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国民总时间”,GDT。国民总时间这个概念,它不像国民生产总值那样每年能波动,它并不波动,它几乎是一个恒定的总量。当然国家也在想办法增加这个总量,比如说鼓励生个二胎。

但是,看着这几年的数据,中国人平均每周上网的时间26.5小时,这个数基本已经稳定下来了,几乎不会再有再大的突破。所以我们就这么算了,假设中国有10亿网民,假设每天每人在互联网上花5个小时,我们一年全中国市场有的国民总时间只有18250个小时,这就是这个池子我们可以指望的总量。

2016年张小龙微信的大产品经理,神一样的人物,说了一段神一般的话:微信有一个基本价值观,一个好的产品是用完即走,不要拉住用户的时间——好像和我们今天的判断完全相反。

因为每一个行业都应该知道:消费者为你支付的不仅仅是钱,还有时间。未来,在时间这个战场上,有两门生意会特别值钱:第一,就是帮别人省时间。第二,就是帮别人把省下来的时间浪费在那些美好的事物上。

第二只黑天鹅:“服务升级”

所以,有一次我遇到张一鸣,在一个场合,今日头条,我说,我走在你的反面。我的意思不是我跟他敌对啊,我说,你所践行的叫“母爱逻辑”,就是孩子要什么,妈给你更多,惯得你没样。

但是我总觉得,我的商业生涯要走在这个逻辑的反面,走在父爱逻辑里。

首先我得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我得知道什么是好东西,然后我也许态度粗暴冷峻地跟我的用户说,来,这个是好东西,我把它称之为叫“父爱算法”。在这个算法世界当中,一定有它的一席之地,最好的服务是给你还不知道的好东西。这是下一个消费升级的方向。

过去三十多年,中国所有的企业,我们所熟悉的前提是什么:是匮乏。

所以我们假定,企业干好三件事就可以了:

第一,你的产能不够大,你能生产出更多的东西;

第二,你的品质管控不够好,你的产品服务的质量是过硬的;

第三,你把价格给我降下来。

我们以为这样的企业就是好企业。然而,从匮乏到丰裕时间,中国人用了 30 年左右的时间,我们现在更需要的创业者,或者说未来的伟大企业是,你告诉我,我需要什么?

更好的分工,更专业的分工里面诞生的更优质的服务者,中国经济正在呼唤这群人。这种行业到处都有:不要给我卖什么健身卡了好不好?派个人盯住我,看着我每一顿饭,让我把肥减下来!不要再让我定制什么西装,什么细到钮扣上的线的颜色……你直接给我一年四季配好了不就完了嘛,我愿意花钱。

所有这些服务的升级,用粗暴的态度、无视我需求的态度,直接给我一个结果的服务——这就是我要的。 在一个消费者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世界里创业,这是2017年的大机会。等着瞧,一定会出现这样的企业,它们不会以低价来诱惑市场,因此可以轻松地盈利。他们提供你原来用钱也买不到的东西,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营销难题。

他们不相信什么认知、盈余、共享经济。扯!

好东西、好服务,就应该挣钱,凭什么免费分享?专业人员在专业分工中提供专业的服务,其中的佼佼者应该获得有尊严的收入和满意的利润。

接下来,我不得不拿我们做的事举例子。我们下决心在2016年推出“得到”,这种好像逆时代潮流而动的知识付费项目,本质上我就发现,所有传播知识的领域,其实好像都不在提供服务,而是产品,比如说出版业,出版业出的是产品吗?

不,它出的是产品而不是服务。书卖给你之后,没事儿了。我作为一个出版业的编辑,我只关心,你拿起这本书一分钟之内是不是决定下单。再看一个产业,传媒业。传媒业是在为你服务吗?

当然不是,他是为自己的广告主服务,他要的只是你拿出你的时间。还有教育业,教育业是服务吗?他服务凭什么还点名啊?凭什么扣住我们的毕业证不发啊?凭什么派什么辅导员,管理我们的日常生活?

不,教育业本质上是现代社会酝酿出来的一种社会管束体制,它不完全是服务业。这原来是二百多年的工业社会传递知识的三大产业,但是我觉得,现在有一个机会出现,就是我提供知识服务。更好的服务有无穷上升的空间。

第三只黑天鹅:“智能革命”

第三只黑天鹅,我们就重点来聊聊人工智能。

智能革命来得又快又急。在2016年的时候,几乎在硅谷的所有大公司,什么 谷歌 、苹果、 Facebook 、亚马逊全部投入重兵,不管这些公司的主营业务有多么不一样,大家都押注在人工智能上。

中国的公司也一样。 百度 是最着急的,因为我们知道百度今年过得不是很好,对吧?所以今年李彦宏直接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结束了,别玩了,下一步人工智能,我是强项。”

为准备这次演讲,我从年中开始就访问遍了我能找到的人工智能专家。

人工智能是什么?

有人说人工智能就是中国那个最伟大的“虚拟人物”。中国最伟大的虚拟人物是谁?每个妈妈都说过那个人——“别人家的孩子”,TA 是一个勤奋的难以想象的又听话的完美的笨小孩。

今年3月中旬李世石大战AlphaGO,其实李世石还赢过一局。我们想像一下当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李世石是在接受采访,在吃饭,在睡觉,而AlphaGO当天晚上人家输了,它没有任何情绪,它是一个机器,当天晚上自己和自己下了一百万盘。

这就是中国人感觉到最悲情的那句话,就是比你还聪明的人还比你勤奋。你试试每天早上6点20起来还发语音?

当然,如果是人工智能,连这样的抱怨都没有,人家就发了嘛。你要发多少条都可以。 这是机器和人类思维方式的一个重大区别。我们人类所谓有文化的人是什么人?就是所谓这个人很了不起,很有学问,是什么人?

我们的受教育堆积起来这样一个过程,就是我们总试图对世界进行简化和抽象的理解,我们从上学第一天起,我们学的字、词、句、篇章,我们学的公式、原理、理论,都是试图通过最简省的方向来抽象这个世界,因为我们大脑的带宽有限,因为我们传递知识的那个带宽有限,我们只能采取这种方法。

所以,人类的知识史上最伟大的原则叫奥卡姆剃刀原则,叫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说句人话——怎么简单怎么来,不要搞那些复杂的东西。

但是人工智能不这样啊,人工智能有无限的精力啊,它为什么要简单呢?它的世界里没有简化这一说啊。这是第四范式的创始人戴文渊跟我讲的一句话,人的思维习惯是怎么简单怎么来,机器的思维习惯是怎么复杂怎么来。

第四只黑天鹅:“认知税”

林林总总的网红出现在我们身边,网红已经多到了我们认不全的程度。对,我们过去是靠认知,推己及人等等一系列心法来把握这个世界,但是在网红遍地的世界,有一个使命出现了——叫认知迭代。

因为我们有限的认知正在让整个世界脱离而去,在失控。

我们来看一屏字,认识几个“大网红”:“回忆专用小马甲”,微博 2800 万粉丝;他直播的冠名值 200 万;“delicious大金”,淘宝网红,草根,她的品牌衣服一上市,瞬间一天卖了一千万,现在一年收入一个亿。再看下一个,更奇葩,“PPD娇妹”,就这个样子,传说签约费五年三个亿;“同道大叔”,刚刚把他的公司卖掉,套现两个亿。现在B站上最火的据说是《 三国 演义》的鬼畜…..虚拟人物“初音未来”,全球各地开演唱会,粉丝众多,有几千万首歌。

我们这一代人将花整整一代人的时间从实体世界迁移到虚拟世界。一群人共享着一种文化,这种文化在我们看来稀奇古怪,甚至是不可言说。

中国电影的市场成长是乏力的,但是为什么那么多公司疯了一样扑进去?对,电影公司、游戏公司,做内容的产业,他们拥有的IP,已经不仅仅是知识产权,那就是疗愈这个世界的共识,是会越来越值钱的东西啊!

所有的产业其实正在默默地呈现一种房地产的逻辑:共识极其珍贵。这就像地皮一样,只有那么多,所以谁圈住了一小块共识,就相当于圈住了一块地皮,其他的然后再说。

有人说了,这一代商人给小鲜肉们那么多钱,给广告商那么多钱,不是很悲催吗?对,但是商人们没办法,必须缴纳“共同认知税”——这是第四只黑天鹅。

对于创业者,也有两个选择:第一是交这笔认知税;第二个选择,就是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这牵扯到我们对商业本质的理解,其实商业就是认知。

用“ 双11 ”距离,马云给全体中国人建造了一个认知——“双十一”,这个认知已经被 阿里 占据,京东每年一次,在“双十一”这一天猛烈地踢踏阿里——请问这个做法是聪明还是傻?

表面看起来非常傻,因为认知一旦被占领,再没有机会,或者后来者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所以现在每年“双十一”之后,京东只能公布我今年比去年增长了百分之多少,绝对不敢公布总销量那个数字。

但是我觉得刘强东非常聪明,因为他通过一次一次的“战斗猫咪”,他给自己构建了一个新的认知:“我是阿里的唯一对手”,这一点在资本市场上有多值钱,你们都知道。2016年,很多人在唱衰小米公司,说“小米不行了,手机销量下滑了”。但是 雷军 的未来,真的是和手机这个东西绑在一起吗?小米曾经试图喊出一个战略:用手机连接一切电器,这样你家里什么东西都归我了。当小米决定做插线板、行李箱,做它越来越长的产业链的时候,它打造的新认知已经不是什么手机了,它的认知正在变成一个“又便宜又好的品牌”,所以,小米明年会大规模线下开店,就是要大量的东西用一个认知堆积在一处让你去买。

罗辑思维4小时跨年演讲干货全文:2016年的“五只黑天鹅”

第五只黑天鹅:“共同体危机”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一切标准,但是当真相不再重要的时候,这项“文明的基础”正在发生动摇。这是2016年全人类的那些知识分子猛醒的一件事情。

“后真相”时代,原来越来越不关心时代,而只关心立场和态度。看看2016年发生的那些激烈的争吵,你会发现有一个道理:

“所谓的历史、所谓的事实,不过是挂小说的一颗钉子。”(大仲马)

比如郭德刚和他的徒弟曹云金2016年大撕了一场,你真的关心真相吗?看了多少文字,看了多少八卦,真相仍然在迷雾当中,你实际上是在两种立场当中挑一种去占:第一种叫徒弟不能忘恩负义,第二种叫强者不能仗势欺人。你确立一个立场而已,没有真相。

过去我们认为,认知源于事实,但是认知现在本身就是一个事实,它不是我们从事实当中抽取的,它就是我们必须和它打交道的那些实体的存在,它就是事实。

当各种各样的想法都有道理,在我们身边杂存的时候,你会发现,第五只黑天鹅正在起飞,叫“共同体危机”。 过去人类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强韧的纽带形成的共同体,但是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紧接着的人工智能时代,我们会发现,这些纽带正在一个一个地弱化,甚至是崩断。 共同体是人类文明的一块基石,我们和人类历史上所有代的人都不一样,他们生下来就有共同体,你可以叛逆,你可以逃出,你可以重建,但是你心理是有矛的,你的命运是稳定的,我们这一代人会被抛入一种时光和历史的急流,你需要自己建构共同体。

我自己在两年半的创业的时间当中,我深刻地认知到一件事情:创业者应该主动担负起建立共同体的责任。 我们创业者其实有很多被社会误解的地方,我稍微梳理一下:

第一个,“创业者是永远的犯错者,我们这一生都不可能对一次。”

第二个,“我们创业者是在真空中,没有人告诉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该往哪里去。”我们的传统教育给我们灌输了一生应该臣服于什么道理,应该讨好什么人,所有这些过去习得的道理在创业者的生涯中完全没有用,你必须孤独地做一个决定,然后以自己的生命和全副身家对他承担结果。

第三,“创业者是永远的逃亡者。”两年多前,我们糊里糊涂地融了资,然后变成了必须以上市为目标的一家公司。 以前认为挣钱最重要,融完资之后才知道,原来资本市场找你要的不是增长,是持续的增长,增长速度还要越来越快;当你在追求增长速度的时候,你又会发现超过市场预期的增长速度才重要……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逃亡,这是我们创业者的命。

第四,“我们是永远的挫败者。”

任何其他行业,你人生的高度是用什么标定的?是用你人生当中最得意的那一刻标定的,那个高峰。 但是我们创业者,是以你的终局来标定的,换句话说,你在死的时候,或者你退休的时候,你的企业是不是上升期,决定了你在商业史上的地位。 任何一个创业者,只要你在卸任或者死去的那一刻,你的事业不处于上升期,你就是一个挫败者。

作为创业者,我们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独特宿命,我们创业者是一个共同体。 我们可以用自己一个数字来标定自己过去的一年和未来的一年。2016年还剩最后的一分多钟,2016年,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进度条。你知道的,2017年,希望这个数字我们每个人都推动它变得更大。只要这个进度条变得更大,就是我们的生命向上成长。正如莎士比亚名句《暴风雨》里写的:“凡是过去,皆为序幕”。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