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最佳科学图书

2016年度最佳科学图书

《时间旅行:一段历史》由科学史学家和杰出作家,同时也是一枚罕见科学迷的詹姆斯·格莱克(James Gleick)所著。但这书本身并不是一本“科学读物”,尽管它浓墨重彩地讲述了二十世纪的科学和量子物理(以及数千年的哲学),作者却意在进行一次有关我们对时间想象的文学探究——为什么我们思考时间,为什么对它的方向性感到如此困惑,为什么我们会有诸如此类的问题,这一切都揭示了我们意识中最深沉的迷思。我把它看做一场以物理和哲学为活性剂,文学为催化剂的大型思维实验。

格莱克曾在近二十年前就通过卓越的预见性考察了我们现今对于时间的焦虑。他把时间旅行这个概念的源头追溯到了1895年H.G.威尔斯的著作《时间机器》。尽管和格莱克以及其他享有盛誉的物理学家一样,威尔斯也知道时间旅行从科学上来说并不可行,但他还是创作了前所未有、进而塑造了当代意识的思维美学。

格莱克认为,这部作品产生的艺术价值——一系列的文学作品和电影——不仅渗透进流行文化,甚至影响了一些上世纪最杰出的科学家,包括史蒂夫·霍金(霍金做过一件很机智的事,他曾为时间旅行者们举行了一场派对,最终并没有人来,他认为这证明时间旅行之不可能。)和约翰·阿奇博尔德·惠勒(John Archibald Wheeler),惠勒普及了“黑洞”这个术语并创造出“虫洞”一词,这两者都是时间旅行文学里的关键字。

格莱克思索这种科学上的不可行如何为艺术想象力提供如此肥沃的土壤:

为什么当我们已能在空间中快速到达远方,却仍需要时间旅行。因为历史,因为谜题,因为怀旧,因为希望。为了检验我们的潜力,探索我们的记忆;为了细数我们这唯一的单向度生命中的遗憾。

威尔斯的《时间机器》揭示了一个转折点,一次人与时间关系的变更。新技术和新想法彼此强化:电报,蒸汽铁路,莱尔的地球科学和达尔文的生命科学,从古物研究中兴起的考古学,精准的时钟。当时间从十九世纪来到二十世纪,科学家和哲学家们都被启发,开始从新的角度理解时间。我们也一样。时间旅行的循环,扭曲和相悖,都在文化里大放异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