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神花了七天创造世界,前六天上传资源,第七天做成种子。”——老司机旧约 挂档福音 第一章 28页
大雨夜,窗外雷云翻卷,年轻人的房间内,传来了骇人的嘶吼。

“呃啊!!”

长啸滑过天际,引来一道霹雳闪电,随后是瓢泼大雨。

年轻人的父母紧张推门。

“儿子!儿子你开开门啊!妈担心你!”

“我来!”

男人用坚实的臂膀撞击门板,发出沉闷的声响,年轻人的叫声不停,仿佛指甲划过玻璃,窗外风雨飘摇,一声焦雷滚过,远空中,好似古神踱步。
砰!
门撞开了。
“哦不!”

女人哭着跌坐下去,男人抱紧她。

年轻人已经死了,他两腿分开,呈大字型躺在椅子上,小腹之下,两腿之间,一片殷红血渍,显然他死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因为他两眉轻锁,双眼紧闭,嘴巴圈成一个O型。
2
“JB炸了。”

法医抬起头,无奈的耸耸肩,基本不用验,伤口很明显,是充血后爆炸。

“所长,这个月已经死了五个了,局里要我们给交代。”

“不是病,是邪魔。”

所长盯着尸体,冷然道,他从警数十年,头一回额头渗出冷汗,派出所实习警员小刘站在一旁,也感到没来由的紧张。

死者都是下体爆炸,密室遇害,死时窗帘紧闭,门也反锁,死者桌上都有纸巾,且电脑都开着。

除此以外,没有别的特征。

“这案子我们结不了,得找人。”所在猛吸一口烟,吐出个圈儿。

“找专家?”

“找司机。”

小刘愣住。

“咱们所里老赵,三十年驾龄了,找他行吗?”小刘不知道所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小刘啊。”所长拍了拍小刘肩膀,慈祥地说:

“你还年轻,所以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司机,他们很可能不会开车。”

“嗯?”小刘不解。

却见所长背手走出停尸间,走廊上,月光皎洁,落在所长两鬓斑白的脸上。

片刻后,他回首看着小刘。

“不是所有的司机,都叫老司机。”

进片头(误)

老司机是怎样的一种职业/朱炫-萌草酱
3
“黄师傅,里边走。”

小刘举着手电,这一路上坑坑洼洼,小巷子九曲十八,连个路灯也没有,老小区就是这样。

跟着小刘的,是个年轻人,穿一件耐克运动衫,头发很短,相貌清秀,就是精神不太好,看起来刚睡醒。

“跟我也差不多大嘛…”小刘嘀咕着。

两天前,所长给了小刘一个地址。

地址是华夏大学一栋普通的宿舍楼。

“就说请黄师傅开车,其他别多问。”

所长当时这么说。

如今二人正赶往最新的案发现场,报警的是一对中年夫妇,孩子反锁在房内,传出骇人声响。

“为什么叫你黄师傅,你年纪也不大呀?”

“老司机的老,不是老在年龄。”年轻人笑笑。

“所长让你开车,我看你也没开啊。”

“老司机开车,是开在心灵的康庄大道上。”

“我他妈还能说什么…”

年轻人忽然止步,面色一变。

只见他摘下钥匙上的一块儿小U盘,平铺在地上。

“天海翼麻生希桃谷绘里香,樱井步伊东红神波多一花。”

年轻人嘴里念念有词,那U盘在地上兀自打了个旋,最终竟是自己立了起来。

“那是什么?”小刘问。

“果然啊…”

“喂喂,到底怎么了啊?”

年轻人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去,今夜无星无月,天空黑如重墨,像是口倒扣的黑锅,他不无心忧地说:

“以此处为圆心,方圆十里,一个种子都没有。”
4
“愿你的种子行在地上,就像行在硬盘上,提高我们的网速,免我们中毒,因为番号,链接,右键下载,全是你的,直到永远。”——老司机旧约 离合器福音 第九章 页35
“呃啊!!”

小刘打了个激灵,二人已至楼道口,就听见楼上传来惨叫。

“黄师傅,到了。”

年轻人没多言,三步并作两步上楼,五楼的门开着,一个中年男人见了小刘,慌忙上来握手。

“警察同志!快帮我把门打开吧!孩子他从里面儿反锁了!”

“还不能开。”年轻人说,径直朝里屋走去。

留下小刘和中年夫妇面面相觑。

“听他的。”小刘耸耸肩,跟了进去。

房门紧闭,一扇普通的家庭木门,门缝里光影飘动,是电脑屏幕的冷光。

年轻人俯身,在门缝处不知嗅着什么。

“他这是…”中年男人皱眉。

“这是我们所里找来的专家,专门应对青少…我操你干嘛?!”

年轻人从兜里摸出一叠宾馆用的小卡片,上面都是袒胸露乳的女人,激情号码等等,细一看,款型各异,如今摊了一地。

“热一下车。”

说着,年轻人将那些小卡片尽数从门缝塞了进去。

“你们到底是不是警察啊!不要在我们家胡闹!我儿子现在有危险!”孩子的母亲情绪激动,推搡着小刘。

“你倒是给个说法呀!”小刘拦着中年人,扭头冲年轻人大喊。

“好了,看吧。”

年轻人用小镊子将门缝里的小卡片又勾了回来。

卡片上袒胸露乳的女人竟然生出了变化,那些原本诱惑的图案,全部穿上了中山装,正经危坐,不知道的还以为妇联干部。

“我靠…这怎么回事?”

“房间里有一股浩然正气。”

年轻人眉头紧锁,见其他人都一副日狗的样子,只好又补了一句:

“你儿子现在必须马上上车,否则JB不保。”
5
门前,小刘与年轻人严阵以待。

“准备好了吗?”

年轻人问小刘,小刘点点头,虽然也不是很懂。

刚才年轻人交给他一块儿移动硬盘,这硬盘通体玄黑,端着死沉,不像寻常硬盘都是塑料外壳,这一个竟是混铁打造,其上有金边描摹,细看,是个洋人画像。

“这位是比利海灵顿,民间传说里的种子守护使。”

“咱俩认识的是同一个比利吗…”小刘现在也不知道说什么。

“等会我撞门,门一开,你就把硬盘举起来,明白吗?”

“要是我忘了呢?”

“我们的JB会死。”

小刘咽了口喉咙,摸了摸自己裤裆。

“对…对了,我叫刘飞,你叫什么?”

“黄一成,草榴黄一成。”

言毕,黄一成点点头,右手高高举起,只觉整座小楼也颤抖起来,隐隐有白气萦绕,窗外黑云散开,现出一片月光。

“少年…那是麒麟臂吗?”远处,孩子父亲弱弱问了嘴。

“不,只是一名老司机普通的右手,世人都以为老司机善用左手,其实错了,老司机做种,自己并不一定要撸,所以我们强的是点鼠标的右手。”

“随便问问哈,不用回答的那么深奥…”

正说着,只见黄一成右手前后推动,做了个挂挡的姿势,旋即一掌拍在门上,轰然一声巨响!

砰!

门塌了。

“开车了!”

黄一成大吼一声,第一个冲进屋去。
6
“那不下种的,就叫他灭亡!”——老司机旧约 火花塞福音 第五章 页24
“刘飞,举起来!”

小刘慌忙举起硬盘,那硬盘是真沉,只觉胳膊都要断了。

而眼前情况,更是让小刘几乎跌倒。

少年人蹲在椅子上,两眼发白,他痛苦的嘶吼着,想冲上来,却每每撞在一道无形的墙上,小刘明白了,是硬盘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壁垒。

比利海灵顿慈祥的微笑,仿佛可以隔绝一切的王之伟力。

“大敲背小敲背冰火九重天,鸳鸯戏水看我碧水连天!”

说时迟那时快,黄一成展开一张海报,狠狠摁在少年人脸上。

“这是会所的价目单,吸足了男女之气,可以封住他的经脉。”

“大哥你玩不少啊!”

少年人蒙了价目单,原本干嚎的他,大口喘息起来,竟然也慢慢平复,坐在了椅子上,微微抽搐。
但见黄一成单膝跪地,两指并拢,一道银光汇聚,他旋即一掷,一条USB线从袖中飞出,好似银蛇出洞,直奔少年电脑主机。

咔嗒连上,一头连着硬盘。

说时迟那时快,黄一成奔至电脑前,两手交替操作,速度之快恍若残影。

“果然如此,这电脑也装了开心爸爸防火墙。”

“开心爸爸?”小刘举着硬盘,屋内少年人嘶吼不绝。

“开心爸爸防火墙,会屏蔽所有的有害网站,切断一切种子,先前的死者,电脑里也装了。”

“我明白了,开心爸爸产生的浩然正气,让他们下不到种子,青春期荷尔蒙无处发泄,结果生生把JB憋炸。”

“没错,没有种子的人生,如同无间地狱,你,能理解那种痛苦吗!”

“我…”
7
小刘又回到了那里。

那个虚无的黑暗深处,他仿佛看见年少的自己浏览404的错愕,又仿佛听见迅雷下载无端丢包的痛响,那是个极深的深渊,小刘越沉越低,高天上,种子的光芒正在远去,曾经我们以为永不磨灭的番号,都磨灭了,我们以为下不完的A片,都下完了。

青春,也结束了。

“太惨了,真的太惨了。”小刘忽然泣不成声:“黄师傅,快给他看点片儿吧!!”

黄一成起身,月光冲破云海,笼罩在宽厚的肩膀上。

“人这一生,会失去很多,爱情,友情,虚妄的梦想,但纵然渺小,纵容平庸,我们唯独不能失去种子。”

年轻人莞尔一笑,清风拂面,晴空白月。

“这也是我们老司机存在的原因。”

“上原亚衣!!!”

那少年人仿佛心有所动,疯狂地吼起胡话来,一张脸狰狞痛苦,那是常年不看片的毒素。

“来,上车!”黄一成大吼一声,罡风护体。

MXGS-401
PGD-786
OME-187
SAMA-96
SDNM-071
SDSI-026
IENE651
JKSR219

“要过弯了!”

MIBD-854
—-MIRD-117
——SDMU310
———KUSR015
———-MDTM099
——–PLA056
—–24ID019
–CESD194
CJOD011
—-IPZ721
——UFD057
———ZIZG018
———-CLUB267
——–REBDB-057
——PPPD-139
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一条条番号脱口而出,数据形成的光流沿着USB线冲入少年人电脑。

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少年人原本可怖的面孔,也渐渐舒展开来。

“老司机飚车,是飚在灵魂深处。”

小刘忽然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8
“我知道,我们立刻就删了开心爸爸,永远不再装!”

中年夫妇擦着眼泪。

“为了让孩子健康上网,安心学习,没想到反而害了孩子。”孩子母亲说。

“和JB比起来,学习成绩又算得了什么呢?”夫妇二人相视一笑。

黄一成点点头:“种子可以打包,爱,却不能打包,好自为之吧。”

孩子父亲看了看儿子,后者喘着粗气,好像刚跑完一场运动会,他疑惑地看着父亲。

“爸,妈,我怎么了?!”

父亲慈祥地抚了抚儿子的头发。

“儿子,没事,是老司机救了我们一家。”

警局内。

“所长,任务解决了。”

小刘敬礼,阳光透过警局窗户,落在小刘和所长脸上,二人相视一笑。

“黄一成呢?”

“回学校了。”

“成朋友了?”

小刘没说话,晃了晃手里的移动硬盘。

所长点点头,此时有警员进屋,递来一份报告。

所长接过,看了会儿,忽然面色凝重。

“所长,又怎么了?”

“我也不是谦虚,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所长喃喃自语。

“所长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所长摆摆手,从抽屉里摸出个纸条,写好地址,递给小刘。

地址是华夏大学一栋普通的女生宿舍。

“就说请她来读秒,其他别多问。”

小刘楞了会儿,叹了口气。

“我他妈还能说什么…”
完/作者:朱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