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院怕啥?那是大王支持的

在中国历史上,妓院的主流是官营的,风月场所曾长期理直气壮地合法存在。

中国最早的“合法”红灯区由春秋时期的管仲创立。他建“公娼”,从中收税,号召男人嫖娼为国捐精,充盈国库,即后世所谓花粉税、花粉捐。管仲也因此被尊称为青楼祖师爷。
科普妓院,论如何优雅地逛青楼?-萌草酱

娼妓长期以不同形态存在,满足不同需求。

娼妓被分为宫妓、官妓、营妓、家妓和私妓等。

宫妓,是专门在宫廷中为帝王提供性服务的妓女,比如商纣王蓄养的女乐倡优。

官妓,是供奉官员的妓女。唐代是官妓鼎盛时期,这时正式确立了官妓制度。唐初创设立教坊,执掌倡优,京师的官妓都注册登记,归其管理。

营妓,是指在军营中为将士提供性服务的女子,即古代版的慰安妇,利用国家力量胁迫女子犒劳兵士。营妓历六朝、唐宋而不衰,是名副其实的军妓。

家妓,指官僚、地主、富豪等家中蓄养的妓女,除了为主人提供性服务,还要进行歌舞表演,这在唐代非常盛行。

科普妓院,论如何优雅地逛青楼?-萌草酱

私妓,指在私营妓院或私下卖淫的女子,薛涛、李师师、李香君等著名人物都是私妓。宋代有所谓“僧妓”,也是私妓的一种,多住在僧寺的附近,方便和尚往来。《东京梦华录》有记载“景德寺,在上清宫背,寺前有桃花洞,皆妓馆”。
《九品芝麻官》剧照

人被分成三六九等,“妓院”也讲究“门当户对”。

与普通妓院不同,窑子是专为贫穷人设立的。路边荒废的破窑被利用起来,搞成廉价妓院。据明代阴太山的《梅圃余谈》记载,女性乞丐被组织起来进行性交易,在房屋墙上凿几个洞,展露裸体,外边的人要有意愿就可以进来,投钱7文就能上床。走卒乞丐,没钱逛高级妓院,也娶不起老婆,就积攒铜钱,熬上多日后逛窑子。

古时官员是色情消费主力

有相当一部分人认同“所有男人都是潜在嫖客”“所有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妓女情结”的说法。在古代,娼妓业兴盛的程度也的确吸引了大量达官贵人、文人墨客和普通百姓。

但嫖娼还是有一定准入门槛的,能成为消费主力军的,还是有权势地位的官员。

唐代妓业发展迅猛,城市繁荣,狎妓风盛行。当时中上层社会蓄娼养妓,狎妓冶游蔚然成风,从宰相、节度使到庶僚牧守,从进士新贵到文人墨客,皆爱风流。在场面上走动的官员携妓参加活动,是一种时尚。

在明代,秦淮河畔设置“国营妓院”,朱元璋亲自为其写对联招徕嫖客:

此地有佳山佳水,佳风佳月,更兼有佳人佳事,添千秋佳话。

世间多痴男痴女,痴心痴梦,况复多痴情痴意,是几辈痴人。

皇帝本希望商贾之士去消费增加税收,但结果却大大鼓励了官员文人。凡官场缙绅举办酒宴,皆召官妓作陪。百官争嫖的情景蔚为壮观,还出现了研究、评价妓女的《嫖经》,成为当时的狎妓指南。后来为了遏制此种风气,国营妓院被停办,结果催生了一大批私营妓院。后来明宣宗的大规模扫黄运动也以失败告终,秦淮风月欣欣向荣。

科普妓院,论如何优雅地逛青楼?-萌草酱

清朝,广州出现了大规模、长时期集中在船上经营的妓院群落,以珠江为纽带,以花船为经营场所,毗邻商业繁华区,形成相对独立的色情消费区域。珠江上花船有诸多行列,各类妓船用板排钉相连,连环成路,行走如平地。
清朝珠江上的花船,用小船接送客

清朝官吏光顾花船的纪录比比皆是。

《广州城内:法国公使随员1840年代广州见闻录》有段描述:这个官员从未认为有必要掩饰他的官员身份;他的帽子仍旧装饰着美丽的孔雀羽毛,他的长袍显示着自己的官衔。

虽然按照“清律”,凡文武官吏宿娼者,杖六十,挟妓饮酒坐罪亦同,但政府规定就是空文,挡不住官员在高级妓院里竞阔斗富。而老鸨们也投其所好地设了许多关卡,如“出毛巾”“探房”“摆房”等,每一步都需相当于常人数年收入的金钱才能打通。

青楼规矩:温柔乡亦有方圆

青楼作为古代都市经济的重要细胞,有其特定的习俗和礼仪。

梳弄:青楼少女初夜的结束

未破身的女子第一次留客过夜后,就没有留辫子的权利,必须改梳发髻,称为梳弄,也叫破瓜、开苞等。对老鸨来说,梳弄就像嫁女儿一样,客人要送丰厚的“聘礼”,在黄道吉日举行梳弄大礼。梳弄日,点燃红蜡烛,姑娘破身后要将染了破身血的手帕留下,交给客人以证清白。
电影中的青楼女子

青楼中的“贞妇”对男士们有极大的吸引力,能获得破瓜权的,一般都是富商豪绅、权贵达官,他们常为获得一位青楼女子的初夜权相争,谁出的钱多就归谁,让老鸨大发其财。
科普妓院,论如何优雅地逛青楼?-萌草酱

青楼的大门并不好进,嫖客要想优雅地逛妓院,必须遵循一定流程,绝不会在10分钟内匆匆完事。

“前门”“升阶”“登堂”到“进轩”“落座”“定情”,次序分明,有什么身份、花什么钱,享受什么待遇,都有规矩。生客经熟人介绍选中某个妓女时,妓女会从自己房间拿出精致的茶碗,泡好茶亲自捧给客人,所谓“加茶碗”,表示妓女与嫖客订交。这时嫖客就要拿出钱来,放在盘子里,为“盘子钱”。想见名妓,就要出更多血。

这些繁杂的程序既不是欲擒故纵,也不仅仅是多赚钱。其更深层是用规矩来粉饰被人所鄙视的一面,给青楼、妓女一份尊严。

出局与住局

妓女被邀到外面酒宴上陪酒助兴叫“出局”,也可以说“出条子”,嫖客叫局要有局票,在上面注明所招妓的花名、妓院、喝酒的地点以及嫖客的名字等。按规矩,妓女出局只能陪酒唱歌,不能上床。
召唤妓女出局的局票

住局,即嫖客留在妓院过夜。妓女当日被嫖客选中并留客人在自己房间过夜被称为“走马上任”;客人在妓女房中连宿两月以上者,称“专迂台”。在南派的上等妓院中,客人如果住宿但不做云雨之事,被称为“借干铺”,反之则为“借湿铺”。若与妓女白日温存,称为“打炮”;夜间做被称为“做局”

科普妓院,论如何优雅地逛青楼?-萌草酱而下等妓院比较简单,主要是“拉铺”,即拉开铺盖就来。拉铺靠的是“薄利多销”,妓女有可能会昼夜不息,成为泄欲的机器。

在明清时期,“跳槽”多指风月场上男女另寻新欢。

妓女也有品级

历代对妓女的等级划分标准不太一致,最初,以色貌为主要标准,技艺次之。

唐代妓女划分标准以技艺为主,相貌次之,身份再次。

到了宋元时期,强调色艺,色艺俱佳者为上等妓女,时称上厅厅首,上厅角妓或花魁等;有技艺为中等,仅有姿容为下等。
科普妓院,论如何优雅地逛青楼?-萌草酱

 

明清以来,私妓发达,妓院的商业性质愈加明显,逐渐重色相、重肉欲,艺的色彩就逐渐被淡化。

 

纵观中国青楼史,大规模的扫黄运动没能成功阻拦官员的脐下三寸,即使取缔了曾经正大光明存在的公娼,也挡不住千千万万个私娼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娼妓业作为“无烟工业”,向来受贱视,从业者和体验者却从不乏其人。

参考资料:王书奴《中国娼妓史》、《试论清代色情业的发展与政府应对》、《中国古代性学报告》、《中国文化杂说》、《中国社会史专题研究》、蒋建国《青楼旧影,旧广州的妓院与妓女》、冷东、张超杰《清代中期的广州花船》、《名士与名妓的情结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