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从来没什么难的。

以 2007 年 iPhone 面世作为起点,如今已经是移动计算的第十六个年头。八年前 iPad Pro 刚刚面世的时候,分析师 Benedict Evans 问:「如果我把一块键盘用超能胶粘到 iPad 上,并装上 Office,算不算做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出来?」

今天的用户可能无法理解这个问题的意义,关于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的论争已经如此久远。八年前,知名分析师可以直接用「桌面电脑」作为 iPad Pro 测评的文章标题——管 iPad Pro 叫桌面电脑在当年是一件充满前瞻性和洞见的事:当别人还在把 iPad Pro 视为「更大更强的 iPad」时,我已经看出了它其实就是一台(摆在)桌面(上用的)电脑。

 我在2023年回顾了一下你们争来争去的 iPad Pro-萌草酱

而我们今天会问:24 寸的屏幕,不放在桌面上,难道放在肚子上用吗?

来回顾一下历史。早在 2011 年苹果推出 Mac OS X 10.7 (Lion) 时,敏锐的观察者们就看到了 Mac OS X 和 iOS 融合的趋势:Launchpad 让没用过 Mac 的 iOS 用户在 Mac 上也能通过熟悉的矩阵图标找到自己需要的 app,Mac App Store 则把一间被苹果严格控制的软件商店带到了原本近似于三不管地带的 Mac 上。当年,这一趋势令部分人感到沮丧,而历史证明了她们的明智。2015 年的 iPad Pro 的的确确是一台笔记本电脑。而至少在 2018 年开始,iOS 已经发生了逆转,开始向 Mac OS X 靠拢,直到 2020 年 iOS X 的推出。

和 iPhone 一样,iPad 自 2010 年诞生以来,在屏幕尺寸上也经历了多番调整。作为 Pro 产品线的第一代,2015 年的 iPad Pro 首次引入了堪与笔记本电脑相比的 12 寸屏幕。在随后的八年里,在智能手机世界发生过的屏幕尺寸竞赛再次重演。正如 2011 年开始安卓厂商逐渐逼迫苹果推出了更大屏幕的手机一样,2020 年,苹果也在华尔街追求增长的压力下首次推出了 24 寸的 iPad Pro 5。而今年的第八代 iPad Pro 更是增加了令人瞠目结舌的 27 寸选项。

「软件和硬件的整合是苹果的立身之本。很明显,更大的屏幕需要不一样的 UI,」三年前回归苹果担任 iOS X 高级副总裁的 Scott Forstall 对 萌草酱 说。Forstall 本人是最早的 Mac OS X Aqua 介面的主要发明者。「苹果一直以向前看著称,但很多人忽略了我们会在必要的时候向后看。例如 Mac OS X 经典的、革命性的用户介面,其背后的指导思想就是对实体世界一丝不苟的精细模拟。而当我们问自己:怎样才能让 iPad Pro 更加适合一个全民创作时代的复杂需求时,我们同样选择了向后看——让 iOS 尽量靠近 OS X,而不是反之。」

毫无疑问,和苹果每一代计算设备产品一样,iPad Pro 8 在性能上也比上一代有了大幅提升。但消费者心中的那个问题仍然亟待解答:我为什么要升级?

答案很简单:这是第一台在工作效率上可与桌面电脑媲美的 iPad。

这当然不是靠性能做到的。第八代 iPad Pro 的革命性新功能,是「多窗口自由缩放」。2020 年的第五代 iPad Pro 在性能上已经超越了 2019 年的顶配 Mac Pro,但部分用户对于多窗口的呼声正如当年她们对手写笔的呼声一样悲壮而坚定。她们永远是以前瞻自居的分析师和未来学家最先嘲笑的对象。「我理解这些人的需求,但如果了解苹果的传统,就知道向下不兼容是这家公司 DNA 的一部分,」《IT Review》主编 Ryu Bjornment 说。「1984 年第一代 Mac 推出时是没有上下左右键的,为的就是强迫用户使用鼠标。乔布斯当年的名言『只愿意用键盘的人迟早会死光的』在今天可以改为『吵着要在移动设备上多窗口工作的人迟早会死光的。』」

看起来苹果的 DNA 在过去八年里多少被外部 DNA 稀释了。她们花了五年才在 2015 年推出的 iOS 9 里为 iPad 加上了双窗口分屏介面,八年之后,用户在 iOS X 3 (Dameisha) [1]里终于可以像在 2001 年的 Mac OS X 那样随意调整窗口大小并拖拽了。

我在2023年回顾了一下你们争来争去的 iPad Pro-萌草酱刚入手的 iPad Pro 8。由于 27 寸 iPad Pro 8 的 ppi 比 24 寸略低,我还是选择了后者。右上角露出的是九年前的古董 Retina MacBook Pro (mid–2015),老款 M-audio 音频介面通过自制 USB 转 Lightning 4 转换线连接到 iPad。支架与保护套系戴尔生产。

「操作范式总是不断演化的,但我们相信 Mac 的操作范式拥有其永恒的不可替代的价值,」Forstall 说。「苹果走过一些弯路,我们在不断迭代平板的时候,曾经一度认为 Windows 上的窗口全屏模式更加适合 iPad。这刚好和 iOS 一直以来的软件行为模式相符。但很明显,今天的每一位用户都是内容创作者,她们需要更强大的工具。」

虽然 Forstall 没有点明,但显然在这种范式转换(或者说回归)背后,是智能语音系统的成熟。正如 2013 年的成年人不敢相信次世代内容创作者可以完全用两只大拇指在 iPhone 上打出三千字的散文一样,2023 年的今天,仍然有相当多的科技评论家对于靠嘴说话来写文章表示诧异。

但我们可以负责任地说,不习惯靠说话写文章的人迟早会死光的。而且语音输入事实上还有更加深刻的内涵。

「专业用户和普通用户的界线已经不存在了,移动计算设备和个人电脑的区别也已经没有意义了,」在深圳硅谷具有极大影响力的风险投资人 Rio 说。「2015 年,科技播客还会讨论移动操作系统和电脑操作系统是否有必要统一用户体验等问题,但如今语音输入在准确度和便利性上都已经突破了临界点,成为了绝对的主流。视觉介面的重要性大大减弱。语音输入是技术民主化的又一次跃进。打字能力和写字能力曾经是普通人创作内容的障碍,但在今天,只要妳会说话,就能成为内容创作者。」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

  1. 这也是苹果第三次以中国的景区作为操作系统代号。iOS X 1 和 2 的代号分别是 Sanlitun 和 Lujiazu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