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快乐#春光乍泄#Happy Together畸恋里的回归寓言

一九九七年,黎耀辉只身一人来到伊瓜苏瀑布。

他仰起头,以目光感受,瀑布倾泻时的坦荡与自由。此时他还在想着,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

#春光乍泄#畸恋里的回归寓言

就在数月之前,何宝荣问他有没有去过瀑布,他说没有。何宝荣说,带我复原我们一起去。

黎耀辉也只是漫不经心的说,到时候再算。他已经习惯了将何宝荣的那些承诺当成空话来听。

春光乍泄春光乍洩(1997)导演: 王家卫

主演: 张国荣 / 梁朝伟 / 张震

#春光乍泄#畸恋里的回归寓言

他终于站到瀑布下面,才发现它的壮丽与何宝荣送的灯上的温顺大不相同。于是开始难过起来,对香港的思念也达到了顶峰。

此时他想起的两个人,未必就是何宝荣,也有可能是临别相拥过的小张。黎耀辉说,那一刻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此时,小张正在世界尽头的灯塔上,听着录音机里发出来的奇怪声音,仿佛是一个男人在哭。

#春光乍泄#畸恋里的回归寓言

后来小张路过布宜诺斯艾利斯,找不到黎耀辉。黎耀辉在回香港之前专门去了一趟台湾,虽然没能找到小张,但知道以后能再什么地方找到他。

他最终回到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想象中倒转的香港,那时何宝荣出现在与黎耀辉一起住过的地方,抱被哭泣。

何宝荣说他的男朋友多得如同天上繁星,这是因为他总把自己看做太阳。他习惯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在各种关系中辗转腾挪。

黎耀辉只是这些关系特殊的一脉,仿佛他生活中最平淡的一个片段。他熟稔开启这个片段的咒语——黎耀辉,不如我们由头来过。

他知道这句话的杀伤力,更清楚开启这个咒语的时机。他对自己的魅力自信到近乎偏执,借此游刃有余地与黎耀辉兜兜转转。

但他不是《阿飞正传》中的无脚鸟旭仔,需要落脚点的时候,他就去找黎耀辉。

但他又像旭仔,在于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即使他失去黎耀辉。

#春光乍泄#畸恋里的回归寓言

黎耀辉曾多次提及自己的父亲,当他试着给父亲写信的时候才发现他有很多话要对父亲说,希望父亲给他机会重新开始。

但又对与父亲的见面惴惴不安,只能“到时候再说”。

他在与何宝荣的关系中正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受伤使何宝荣变成了一个需要被照料的“孩子”(甚至是“女性”)形象,他受伤的日子,恰恰是黎耀辉最快乐的时光。

像一个父亲对儿子那样,他容忍着何宝荣撒娇时提出的各种要求。

但当他痊愈之后,他们不再是照料与被照料的关系,变成了平等的对抗。

此时黎耀辉没有慈父对待“儿子”长大远去的鼓励,而是扣押了何宝荣的身份(护照),于是他再也无法回到香港。

后来黎耀辉又经历了很多,除了小张之外,他曾看着屠房地板的血迹想起何宝荣那句咒语的杀伤力。

但他毕竟不是《重庆森林》里的警察六六三,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

#春光乍泄#畸恋里的回归寓言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归。它曾在英国殖民者手中待过九十九年,一度散发着多文化交融、经济腾飞的特殊魅力。

九七将至的港人,恐怕与教科书上描述的兴奋盼望出入甚远。他们彷徨于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不知何去何从。

这恰恰暗合了王家卫没有剧本且想且拍的导演方式。于是在他标志性的过度曝光形成的饱满色彩中,无论是从小被抛弃对着镜子独舞的旭仔,还是失恋中吃着凤梨罐头数着期限的何志武,都被这种惘然无措的情绪笼罩着。

他们对生命的悲观和对生活的期盼交织贯彻在王家卫式“活在当下”的生存哲学中。

《春光乍泄》里面的表、护照以及地球另一端正对香港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快速闪动的巨大时钟,都在提醒着迷茫的港人们,期限将近。

#春光乍泄#畸恋里的回归寓言

黎耀辉和何宝荣正是在离港与留港徘徊不决的港人缩影,无论是他们之间如父如子又暧昧不清的关系,还是黎耀辉对自己父亲的思念时难见亦难式的复杂心情,都指涉着香港与大陆一衣带水但又不可逾越的隔阂。

港人身上的自我、恋物、偏执以及对个人身份的追寻在王家卫一连串具有高度辨识力的影像中一再被放大。

但当黎耀辉来到台湾辽宁街夜市,看到小张热情洋溢的父母,突然明白了小张为什么可以只身漂泊。

那是因为他的家乡,不是颠倒的,它就踏踏实实地存在着,满载着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们。

最终,黎耀辉决定回港,一如当时受了重伤的何宝荣敲开了他远在地球另一端的家门。

只是但此时的香港,再无当年风华。九七之前的香港,电影工业已经饱受冲击,李小龙与成龙打出来的天下开始被好莱坞越来越成熟的特效与武术指导赶超。

整个粤语文化在回归之后发出最后一丝光芒,然后渐渐暗淡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