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二月 27, 2017

碎碎念

荆轲刺秦王,两只毛腿肩上扛, 臻首轻抬玉股进,香汗润浸象牙床。 九浅一深玉箫急,胯下秦王眼流翔。 殿中群臣罔不顾,座旁舞阳更何遑。 渐离筑歌犹在耳,易水丹心付燕王。 嬴政玉体横陈时,已报燕师入咸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