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文艺

一个深刻、有力、云天海阔的灵魂,还是一个空虚、浮躁、庸俗、瘫痪的灵魂,文艺都只是这个灵魂本质的华丽包装。所以看一个人不只是看他的文采与涉猎,更是看他的器识。我不爱时尚的、虚浮的、混杂的格调,我爱真正伟大的传承和不为人注意但在角落里熠熠发光的作品。我更爱终极。 人们大多不懂如何处理平常心和理想主义的关系,总把傲气和傲骨混为一谈,用平常心来为平庸做借口,同时便用文艺来矫饰精神的空乏。我喜欢那些唯我独尊的灵魂,它们具有真正的温和与悲悯,同时在真理面前又真正的谦卑,从不固守。只有随波逐流的人是妄自尊大的,就像孱弱的人才更耍性子。在愚昧的人性和浮泛的文艺结合的大氛围里,那些返璞归真的锤炼跟哗众取宠的平庸将如何被分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