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毕竟总是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我们曾以为自己是浪尖上的弄潮儿,但现在才悟到:当你丧失了对市场的嗅觉,大厦的倾塌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和东尼大木创建AV兄弟公司的创业故事-萌草酱

本文以一家AV公司的创业故事,把创业过程从合伙人到天使投资、VC、PE、IPO,甚至被反向收购的事情,全部说清楚了,值得所有创业者阅读。通俗易懂的创业ABC文章,和大家分享。

合伙人

我和东尼大木是一起玩到大的朋友,也有共同的爱好。所以我们在高中的时候,萌生了创业的念头,倒买倒卖爱情动作片给高中的广大男生,于是我们成立了一个叫做‘AV兄弟’的合伙制企业,由我们两人出任合伙人(注意,这个时候我们还不叫公司)。其实这个时候,我们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去工商注册成为‘个体工商户’,但是那个太low逼,直接跳过了。

天使投资

凭着我们对市场的精准把握,对片源采购的高质量把关,我们迅速的占领了同年级市场,并挣到了一些钱。但这个时候,我们发现隔壁班的加藤鹰也在组织一个团队做同样的事情。于是,我们联系到了本年级的土豪 – 薛蟠子(天使投资人),由他来提供1万元供我们发展壮大。于是,我们成立了‘AV兄弟有限责任公司’ ,由薛蟠子拿10%的股份,我占67%,安东尼木木占23%(创业初期公司必须有个人拥有超过50%股权)。没多久,我们用这笔资金在销售渠道的比拼上挤掉了加藤鹰的团队,制霸全年级!

A轮融资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发现,本年级渠道基本被我们拿住了,但是薛蟠子给的钱也基本花完了…抢占渠道这事你们懂的,其实都是花钱买吆喝,没啥利润。如果还想谋生存求发展,还得把渠道继续扩展,去击败其他年级!但没钱该咋整..继续募资吧。于是我们开始找到了素人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A轮融资者)帮我们融到了第二笔钱,人民币5万元!于是我们通过努力,把另外年级的团队也都全部干掉了,制霸校园!当然了,代价也是有的,我们的股份结构变成了‘素人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占比8%,薛蟠子8%,我和东尼大木加起来,也就只有84%。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素人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了5万,薛蟠子出了1万,拿到的股份却是一样的呢?显然,因为AV兄弟’在这段时期发展壮大,估值不断上升,股权价格相应提高。

B轮融资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发现,如果我们向产业链的上游延伸,去收购一家A片一级代理商,而不是直接从小摊进货,这样更有利可图,于是我们萌生了并购的念头,但问题是一样的-钱从哪里来?这个时候我们又找到了‘未亡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B轮融资者),帮我们筹钱去收购!代价当然也是有的,股权比例又被稀释了。

然后,我们为了发展的各种目的,又经过了C轮,D轮融资…

天使退出

中间也发生了变故,薛蟠子急需用钱,要把自己的股份卖掉..我们也挽留了‘薛哥,不等我们上市那天再卖嘛?’‘被朝阳区群众举报了,保释急需用钱,没办法。股份不在,但情谊还在。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天使投资人套现退出。我和东尼大木每人分别认购了一部分。

PE登场

其实那个时候,我和东尼大木是想回购蟠子哥手里的全部股份的,因为我们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充满了信心!但我们没有钱。股份被一家叫做‘新干线痴汉联盟’的公司买去了。他们的老板孙邪恶,是业内多年的资深投资人。他答应我们,带领我们打通产业链,把我们的事业做大做强,将来带我们装B带我们飞!(PE登场了)。

股改

终于,‘AV兄弟’经过多年打拼,已经够了上市的资格!这个时候,孙邪恶联系了券商‘中出证券’,负责我们整体的上市工作。首先,我们要先股改:因为之前我们是有限责任公司,而为了上市,我们必须改制成股份有限公司。

IPO上市

在这个阶段,‘中出证券’的团队负责人陈灌吸老师,帮我们联系到了‘东莞标准基金’及其他几个大的投资机构做Pre-IPO的投资,同时‘中出证券’也参与领投。终于,我们成功登陆A股深圳中小板!我们终于实现去证交所上钟,sorry说错了,敲钟的梦想!!

当然了,我和东尼大木的股权又被稀释了不用说,还要付给陈老师好多上市费用。后续,‘中出证券’将负责我们公司的证券承销工作。

PE退出

上市之后,工作就很多了。我和东尼大木作为实际控制人,股份是3年内不许卖的。但‘娘娘大人,‘未亡人’,‘新干线痴汉联盟’,‘东莞标准基金’等等投资者,他们投资是要变现的,而且只锁定1年…于是一年之后,他们或多或少都在市场上抛售了股份…当然,钱肯定不会少挣的。毕竟,在中国,一二级市场的利差是非常大的(股票发行市场和股票流通市场),存在套利空间。所以比如像‘新干线痴汉联盟’那样的PE,在中国大部分就是靠ISO,哦不对,IPO退出,实现套现的(少部分通过并购)

定向增发

上市之后能玩的花样很多,我和东尼大木看上了日本的一家A片厂商,决定买买买!但是我们现金不够,咋整…于是我们找到了券商陈老师。他说:你傻x呀,定向增发点股票给他们不就行了?! 于是我们找到了那家A片厂商的所有者老王,定向增发了股票。于是,老王拿到了股票,AV厂子归我们了。但是我和东尼大木手里的股票绝对数没有改变,只是持股比例稍微又被稀释了一点点…不过这个定向增发的消息使股民们非常看好我们的发展(1 1>2,所谓协同效应),于是我们的估价蹭蹭蹭连着一周涨停板,大家双赢的局面。

项目募资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和东尼大木决定去打造自己的AV销售网络,但是这个需要钱呀,而且不能像之前那样直接买资产…于是我们又找到了陈老师,而他的脾气也还是不好:‘你傻x呀!定向增发点钱给几个有钱人,就说项目募资,不就行了!麻利儿的,赶紧停牌发公告去!’。

结构化产品

AV兄弟决定按照10块/股的价格向特定人群非公开发行股份,现在的市价差不多是12元,未来说不定更值钱,总会有人看上吧,做个一年期定增。其中一个有钱人叫小泉蠢一郎,他非常看好这次投资的行为,想收购500万股,但是他手里只有1000万。于是他想到了自己在资产管理公司工作的妹妹小泉彩,决定募资来投!小泉彩说:‘我这里有几个富婆,吉泽、希志、Rio、西野等,我帮你做个产品卖给她们!’于是产品设计出来了,小泉蠢一郎出资1000万元,撬动了4倍杠杆(4个富婆每人也出1000万)。1年之后,富婆们稳拿12%的收益,他妹妹小泉彩拿了100多万的资金托管费、管理费和通道费。但没想到股票1年之后价值有20元,剩下的所谓‘劣后收益’全都归了小泉蠢一郎,看来他也不太蠢(结构化产品)。

优质资产注入

过了一段时间,AV兄弟的估价有点萎靡不振,需要点概念提升。这时,我们突然觉得最近‘郑少燕保健瘦身在线讲座’这个资产不错,占了‘保健’‘女权主义’‘在线教育’‘互联网 ’等多个概念,值得炒一下。于是我们联系了郑少燕,买了她的公司(一部分定增,一部分现金。燕姐说她想套点现),她也成了我们公司的小股东。而我们因为这个概念,获得了更高的市盈率倍数,换句话说,我们的股价又涨了(将优质资产注入到上市公司)。

员工股权激励

后来,随着企业的发展,为了吸引更多的优秀员工留下,我们制定了员工股权激励计划,尤其是对于本公司的几个红牌花旦(安倍晋二,石原慎太娘等),我们在支付对方工资时,也给予了她们很多的股权激励,当然了前提也是有的,比如要等到工作期限满了一定年限,个人片子销量达到多少万之后,才能兑现。

反向收购(借壳上市)

后来,随着S2,Alice Jap 等竞争对手的崛起,我们公司的盈利情况逐渐不佳。我们也被加帽了,股票前多了一个‘ST’,如果业绩再不改善,我们就有被摘牌退市的危险,投资者们甚至包括我和东尼大木都纷纷的套了不少现出来,似乎大家缺乏了前进的动力…但是,公司仍是有价值的,因为我们是上市的资质,也就是说,我们是个‘壳’。于是,这个时候‘旧西方’公司的老板于敏红找到了我们,说:‘兄弟们,别搞AV了,从良吧。我这个企业不错,我们合作一下,一起转型教育业。’

这个时候,陈老师又出来操作大局了,‘AV兄弟’即将完成它最后一次定向增发。定向增发了90%股票的股票给了‘旧西方’。这个时候,一个吊诡的情形出现了 –名义上,是‘AV兄弟’收购了‘旧西方’,但实际上,于敏红这个时候已经拥有了‘AV兄弟’90%的股份,成为了真正的大股东…这个,就叫做反向收购。真正的实质,是‘旧西方’借壳上市。

于敏红迅速的占领了董事会和股东大会,而我和东尼大木则沦为了小股东,失去了对‘AV兄弟’的掌控。于敏红接受公司后,源源不断的注入教育类资产,也将‘AV兄弟’改名成了‘旧西方控股’,完成了华丽转身。属于我们的,那白纸飘飘的年代,已经过去了。而我和东尼大木,则只能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当别人喊东尼大木‘老师’的时候,他的内心只想说:‘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我和东尼大木创建AV兄弟公司的创业故事-萌草酱

总结

资本市场,毕竟总是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我们曾以为自己是浪尖上的弄潮儿,但现在才悟到:当你丧失了对市场的嗅觉,大厦的倾塌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最后,借用临江仙一首: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毕竟,我们还曾经有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