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名:Damage II
艺人:Gravenhurst
专辑:Flashlight Seasons
年代:2004
风格:indie

 

走再远也走不出你的心

文 / 周宏翔

办公室里有一个背包客,叫意莲。她最大的爱好除了旅游就是在朋友圈里晒自拍照,今天在西藏,明天在丽江,照片上基本看不到美丽的风景,因为那张硕大的脸占满了整张照片。她常常说,我们不要旅游,要旅行,要懂得在风景中找回自己。照片发出超过一个小时,只有一条她自己的评论,上面写着:统一回复大家,我在白云的故乡。

后来我把这些消息给王爷看,王爷问我,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在意别人的生活?我说,茶余饭后找点话题罢了。王爷说,把别人的生活作为话题的同时,你的零零碎碎也可能正在成为别人饭桌上的“下酒菜”。

刚入公司那会儿,无意中和王爷说起旅游的事,知道她去的地方多,见的世面广,好奇外面世界到底有多大,到底是不是那么美好。王爷说,上大学的时候,她特别迷文艺片,总想着浪迹天涯,仗剑四方,想着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一个他。现在说来,会做那种鸳鸯蝴蝶梦还是因为那个时候太闲了,总觉得去的地方多了,回来就有和身边的人攀谈的资本,甚至在别人扯谎吹嘘的时候,冷不丁地甩出一句真相噎死他。渐渐地,真的去了很多地方,才发现,其实每个地方都一样。那些曾经痴迷幻想的远方,其实也不过是另一个可以生活的世界,有楼房、有超市、有汽车、有人、有爱、有故事,回头来看,换汤不换药。

王爷说她大学的时候去一次香港就像去了一次外太空一样,好像一回到学校,自己就不同了。其实你越是嘚瑟越是掉价,大家只会当着面装出羡慕的样子说,啊,好厉害,香港很棒吧?私下其实根本只会对她嗤之以鼻,说那谁谁谁不过是去一趟香港,就好像见过了全世界一样,旅游的钱不是亲爹给的就是干爹给的,没什么了不起。

这些话最后当然传到了王爷耳朵里,一开始王爷自然很生气,想着自己旅行的钱都是靠一边打工一边省吃俭用存下来的,哪里来那么多亲爹、干爹疼自己。原本打算好好和对方理论一番,但回头仔细想想,开心的事自然要和大家分享,但是分享过度,就是自我标榜。你再开心,过得再好,说到底,都是自编、自导、自演的独角戏,既然是戏,就控制不了观众的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走再远也走不出你的心-萌草酱

年轻的时候,总想要别人看见自己的好,等到长大了,才明白,真正的幸福,是学会欣赏别人的美好。

王爷说,现在的人动不动就想去看看远方,当然,有部分人是真的希望得到远方静谧的洗礼,然而剩下的大部分人不是为了凑热闹,就是为了炫耀。那些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原本应该是自己心中最难忘的回忆,最后却成为大众口中竞相炫耀的话题。不是非要给旅行冠上神圣的含义,只是我觉得,旅行说到底,只是为了自己。

而这样的情况,其实不止意莲一个人,公司里的人或多或少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都忍不住要和其他人扯扯自己的阅历。今天去香港买了包,明天去日本买了电饭煲,最近用的化妆品都是在英国逛街的时候买的;女儿要是不在国外念书,肯定是不行的,国内情况太差了……回家后却在责怪老公、怪罪孩子:你不努力,我就过不上好的生活;你不刻苦,长大了就去捡破烂吧。“别人家的”已经如何如何,而我还没有去过新马泰,还没有游过港澳台,没有去欧洲看看,这辈子怎么甘心呢?等到费尽千辛万苦终于看过这几个地方,别人已经在冰岛住过好几次了,看极光已经跟看黄浦江一样频繁。于是,除了继续追赶他人,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

旅游成了攀比,就像精神奢侈品。

王爷问我:“周,去一个地方旅行的目的是什么?”

我装作很有学问的样子说:“人嘛,除了生活,还要有远方和诗。”

王爷终于忍俊不禁,说:“那个‘远方’你还真是看重得不得了啊。是不是一定要去过马尔代夫才叫看过海?在三亚的沙滩上躺一躺,看的都是小水沟?如果只是在佘山转转,是不是要被耻笑在小山丘上吹风?要是在中山公园看一下午的书,是不是要被耻笑不如在家睡大觉?所以,我们的旅行一定要在方圆几百里之外才叫旅行,去个青浦朱家角只能算下乡吗?

最后王爷说:“周,有时候我觉得,其实走得远不远并不重要,关键是你是否走出了自己的心,见识了前所未有的新东西。”

周末的时候,我和王爷在静安寺某家私人小影院重温《东邪西毒》,欧阳锋的经典台词又一次提醒我们:为什么人总想要攀越眼前的山,走过去才发现山后并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王爷说:“那不是山,那是心。你以为山的那边真的不如山的这边吗?其实王家卫在骗你,明明攀山越岭的途中看见了那么多不同的风景,又怎么会是同样的心境呢?”

五一之前,我和王爷原本计划去一次台湾,因为正巧想去见某个辞职去了台湾的同事,又凑巧想去台北夜市吃吃东西。但是最终我们的计划流产了。我以为王爷会生气,想着前几天她还在用手机查攻略,地图上满满的都是标注,我觉得王爷简直可以去做旅游作家。可真正当我说出口的时候,王爷只是简单地“噢”了一声,然后说:“那周末就去船厂路附近转转吧,那里也挺好。”

五一当天天气确实不错,徐汇滨江大道上,人并不多,比起外滩、南京路这种地方,这里简直让人舒心,王爷也果真会挑地方。

王爷走了几步路,深深地吸了两口气,然后对我说:“舒服吗?”

我点点头。

王爷说:“其实去哪儿不都一样吗?比起去人挤人的旅游景区,我宁愿花一下午的时间去郊区走走看看。旅行说到底,是求一种心境,也是求一份心静。”

几个小孩正在路上开电动赛车,我和王爷索性坐在路边。远处江上的船只在鸣笛,几只飞鸟在空中盘旋。我问王爷:“已经去过那么多地方了,你还有想去的地方吗?”

王爷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说:“有,其实走再远都走不出自己的心,能够真正抵达终点的那一刻,倒不是你走了多远,而是你真正地打开了自己的心,认识到自己的短浅和不足。”

这时,意莲的大脸再一次出现在了朋友圈里,她又去了苏梅岛,然而状态下面依旧没有人回复。我拿给王爷看,王爷却抢过手机,从容地点入“设置”,选中了“不看她的朋友圈”那一项。王爷说:“好了,这样子,整个世界就安静了。”

摘自周宏翔《我只是敢和别人不一样》

走再远也走不出你的心-萌草酱